用戶登陸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盒馬、美團之后,京東7FRESH也首次關店

來源: 聯商網 2019-12-31 12:04

聯商網消息:《聯商網》獲悉,位于西安北郊的京東7FRESH中登廣場店已于12月23日正式閉店停業,這也是截至目前京東7FRESH關閉的第一家門店。

據了解,京東7FRESH中登廣場店于2019年1月17日開始試營業。根據網友分享的圖片,該店12月16日發出了停業公告。

七鮮超市西安門店相關負責人表示,7FRESH七鮮超市關閉西安中登店是基于相關店面經營策略調整。閉店后,消費者在七鮮APP中的積分可以在七鮮超市其他門店使用。據悉,除了此次關閉的中登廣場店,西安還有曲江大悅城店和萬和城店兩家七鮮超市。

新零售物種緩下腳步

事實上,7FRESH不是首個關店的新零售門店,進入2019年以來,不少主打的生鮮+餐飲+即時配送的一些新業態已經相繼出現門店停業調改,一改過去兩年“玩命狂奔”的勢頭。

4月17日,美團旗下的新業務小象生鮮關閉了常州、無錫兩地的所有門店,僅保留了北京2家門店。事實上,小象生鮮從2018年7月開始才開始走出北京市場,在無錫市、常州市分別布局。這次閉店意味著剛剛開啟外地擴張不到一年,小象生鮮就緊急拉回“戰線”。

關于此次調整,美團方面直言閉店原因為經營表現不佳。并表示,本次調整完成后,小象生鮮的經營范圍將縮小為北京這1個城市的2家門店,并將投入力量進一步優化和迭代兩家門店的消費體驗和運營效率。

小象生鮮閉店一個月后,類似的調整出現了盒馬鮮生身上。5月31日,盒馬鮮生昆山新城吾悅廣場店停止營業,而這也是盒馬關閉的第一家門店。

關于閉店原因,盒馬方面給出的說法是“由于經營策略調整”。

在今年3月21日參加2019聯商網大會時,盒馬CEO侯毅曾在接受《聯商網》專訪時回答了關于閉店的問題,他提到“做零售業,沒人能保證成功的”。

用他的話說,“此前盒馬舍命狂奔,肯定會有開過頭的(情況)。開過頭就調整嘛!痹诤钜憧磥,做零售業需要有超前的商業嗅覺,看到不行就馬上掉頭,行的話就堅持。

從快速擴張到緩下腳步,新零售物種們遭遇了哪些困境?

新零售物種面世時,主打的是生鮮零售+餐飲模式。北京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賴陽認為,消費者對生鮮商品和配送的旺盛需求主要聚焦在日常生活必需的品類上,對波士頓龍蝦等相對價高又不易烹飪的海鮮品類的需求未必強烈。對于大部分普通消費者來說,在線上購買鮮活海鮮配送到家自行烹飪的概率并不高,而僅靠超市門店內的堂食服務,受限于加工能力和容客率,客單量也會比較有限,一些企業的宣傳賣點和消費者的真實需求存在落差。

除此之外,在業內人士看來,缺乏線下運營基因、供應鏈薄弱、配送成本高昂、管理人才短缺等都是新物種存在的問題。

閉店調整與新業態亮相“齊頭并進”

雖然新零售門店的閉店消息頻出,但與此同時“新業態”開業的消息其實也不少。

在京東7FRESH中登廣場店閉店的同時,京東7FRESH旗下兩個新業態主打社區的“七鮮生活”和聚焦寫字樓商圈的“七范兒”,相繼在北京開出首店。

小象生鮮4月閉店時,也傳出了美團正在重點布局社區小型超市的消息。美團相關人士表示,“除了小象生鮮這類生鮮零售的探索,我們目前也在進行社區小型超市的試點,這些超市目前只提供外送服務,我們還會在平臺上繼續圍繞‘吃’進行更多服務品類的挖掘,任何有關于‘吃’的有價值的品類都會是我們的關注所在!

而盒馬則在9月將“盒馬mini”首次開到上海郊區,為進軍下沉市場做鋪墊。此外,盒馬新物種——首個購物中心“盒馬里·歲寶”也于11月正式亮相深圳。

一邊是閉店停業,一邊是新業態頻出,“一開一關”背后其實是新零售物種轉向“精細化管理”的自我調整。

此前盒馬CEO侯毅也直言餐飲+零售模式的“坑”,餐飲最主要的一個問題是很難產生足夠的坪效來支撐門店的租金、人工等成本。所以即使有若干家店能有不錯的表現,但是要再推廣到其他商圈和市場的時候就會面臨很大挑戰。他認為零售填坑之戰,就是要回到零售業的本質,回到定位理論,回到品類規劃,回到價格策略,回到精準營銷……

因此,可以看到新零售門店不再是粗狂式地“一招走天下”模式,而是針對不同地域、商圈、客群嘗試不同的業態模式,比如盒馬在mini門店中,取消以往盒馬門店“標配”的懸掛鏈,增加散裝肉禽柜臺,配送范圍也縮小至周邊1.5公里;而京東7FRESH最近開業的七范兒,則針對白領人群的工作場景需求,取消了蔬菜、肉類等生鮮品類,在餐飲區中引入了滿足夜生活消費場景的酒吧。

雖然在一路激進之后新零售物種們紛紛開始反思,但距離取得新零售的成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來源:聯商網)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5码